当前位置:首页>文史天地

 
大爱无求品自高
 

2015年8月13日  14:32:05   


1998521日一早,奉贤中心医院妇产科主任江淑仙照例穿上白大褂朝病房走去,开始忙碌的一天。她身材纤瘦,面容清癯,花白的头发一丝不乱,因为长期低头手术而微微弯曲的脊背努力维持着挺拔,令人油然而生一种敬意。如果从1958年初到奉贤算起,她已经在这间医院的走廊里行走了40多年,从主治医师到妇产科主任,从青葱朱颜到霜染鬓发,岁月在脚下无声流逝。过了今天,她即将正式退休,离开为之付出一生心血的工作岗位,所有的眷恋和不舍都隐藏在她平静从容的表情里。

江淑仙,1931年生于江苏无锡。主任医师,上海医学高等专科学校客座教授,上海市第九、十届人大代表,奉贤县第六、七届政协副主席。1958年奉贤由江苏划归上海后,各方面专业人才紧缺,作为妇产科专业医生的江淑仙作为抽调技术人才来到奉贤,时年29岁。

60年代初的奉贤中心医院,各方面条件都非常简陋,甚至没有专门的妇产科病房,手术室也没有完备的照明和消毒设备。由于当时的农村产妇还保留着在家生产的习惯,江淑仙和她的同事经常不分昼夜上门接生,甚至还有过跪在船甲板上接生的经历。她有一个出诊包,里有简单的消毒产包和药品。无论夜多黑、多冷,她总是说走就走。初来奉贤时,她还在半夜出诊时迷过路,在那个去哪都要靠双脚走的年代,一个来回就是好几里地下去了,江淑仙不怕赶空无一人的夜路,却总是因为担心产妇和孩子的安危而脚步匆匆。有一次,她去为一名农妇接生,孩子顺利娩出,刚松了口气,不对啊,产妇的肚子怎么还撅得老高?江淑仙既纳闷又紧张,赶紧再细看,产道口居然有一只小手伸了出来,原来这名产妇怀的竟是双胞胎!连产妇自己也并不知晓。坏了!手先出来明显是胎位不正,弄不好就有可能难产,到时候产妇和婴儿都有生命危险。年轻的江淑仙很快冷静下来,并凭借着扎实的医学功底和敏捷的反应,最终顺利将婴儿娩出,母子平安。那次成功接生对她的意义很重要,因为在那以后的岁月里,每遇到危急时刻,她都用沉稳的态度、冷静的头脑去应对和处理,并敢于挺身担当,由此养成了一名优秀医务工作者的良好品质。

由于妇产科直接关系到母婴两条生命,稍有不慎,就会有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因而一直被誉为“高危科室”。江淑仙做事快,说话直,喜欢毫无顾忌地说出自己的想法和意见,从不含糊其辞、似是而非,更不会玩弄玄虚、故作高深,属于不太会与人打交道的那一类。但她在“高风险”的妇产科工作了几十年,却从没有和病人发生过医患纠纷。因为每次拿起手术刀,手术刀总是灼热的,连带着她生命的体温。其中有她对“治病救人”使命的理解,还有对多年妇产医术的毫不含糊的自信。而她那令人心悦诚服的产科医术,既源于扎实的理论根底和丰富的临床经验,也来自她孜孜不倦的学习和勤奋思考。聪敏的她,即便是偶然从国外医学杂志上看到的一则病例,也能成为解决手头疑难科、妇病的一条灵感。但她从不凭经验下结论。外科室或别的医院经常请她前去参加会诊,对会诊的每一位病人,她都要亲自问诊和检查。如果对检验数据有疑问,她还会到化验科、放射科、病理科去核对样本、照片和切片,在与有关专家商讨后,再根据具体情况做出诊断。即使退休多年后,有熟人打电话来向她咨询求教,她也从不含糊敷衍,总是要求对方先把拍的片子、病历拿来,要认真看过才会给出意见。通过家里的这部“江医生热线”,她义务为很多病患解决了妇科及产科方面的难题,甚至多年不孕的妇女也在这里收获了惊喜。

倾其一生的努力,只为了更多女同胞的幸福。“文化大革命”期间,她受到批斗,调离了妇产科负责人的岗位,只担任普通门诊医生。常常是白天看病,晚上被批斗、写大字报。有一次,手术室护士私下打电话给她求援,一名产妇突发大出血,手术医生束手无策。江淑仙忘记了自己的大字报还贴在黑板上,二话不说就直奔手术室,凭借高超的医术挽回了产妇的性命,完成了手术。有人曾劝她,如果手术不成功,会被批斗得更惨,“因为怕牵连就见死不救,这种事情我不会做的。” 的确,在江淑仙的心中,病人永远是最重要的,在她八十多年的人生中,这一点从未变过。文革期间,还有一件事令她记忆深刻。那时要求同宿舍的医生写她这个“反动学术权威”的大字报,一人三张,不得落空。这令同住一屋的姐妹们犯了难,写还是不写?善良的江淑仙淡淡一笑,写大字报嘛,这有何难?你们都不用写,一人三张,都由我来写!于是,自己给自己写大字报,被当做江淑仙回忆这段往事时的一段“笑谈”,令人感叹她的率真与洒脱,若非如此,这世上恐怕又会多出一朵怨魂,而少了一位“奉贤的林巧稚”!

打倒“四人帮”后,江淑仙恢复了工作。一项艰巨而繁杂的工作任务又落在她身上——为劳动妇女施“子宫脱垂术”。子宫脱垂是当时妇女常见病之一,主要发生于农村劳动妇女,国家为了照顾贫下中农,开展了一个救助项目,由国家补贴,派医生为这些患病妇女诊治及手术。做一个子宫脱垂手术往往需要三到四个小时,并需要全程全神贯注低着头,一次手术下来,江淑仙常常眼睛干涩,背汗湿了,脖子也僵硬得抬不起来。然而,这样的手术,一年之内她做了200多例!这个数字,甚至比一般的妇产科医生一辈子做的同类手术还要多。她因此作为上海唯一的医务工作者代表,参加了在北京召开的全国性学术会议,受到了中央领导的接见。在随后的日子里,各种荣誉接踵而来,她多次获全国和上海市计划生育先进工作者、先进科技工作者称号,五次被评为上海市“三八”红旗手。198912月,获得国家计划生育委员会颁发的荣誉证书。

退休后的江淑仙在家过着平静而简单的生活,因为行走不便,很少出门。看报纸,听广播是她最大的消遣。2002年时,她罹患卵巢癌,作为妇产科专家,她见识过各种各样的妇产科疾病,亲手做过无数次重大手术,病人的病情会让她睡不安寝,然而面对自己的病,她却有着超乎常人的洒脱和淡然,“有什么可怕的呢!我一个老太婆,大不了一死罢了。”的确,江淑仙一辈子都是淡然无求的,逐名追利是离她很遥远的事。出身小康人家的她,对吃喝用住却并无过高的要求。当时社会上,像她这样有着丰富临床经验且声名在外的主任医师,总能有些额外的、颇丰的收入,她却始终坚守自己的原则。她认为,能够凭着自己的工作和医术让自己衣食无虞,就已足矣。组织上要为她分配住房,为了方便救治病人,她也放弃,一直住在医院宿舍直至退休。人到无求品自高,也许是这种凛然和无求,令病魔都望而退却,多年过去,癌细胞竟悄悄从她的身体里撤退了。

江淑仙在选择妇产科医生这份职业的时候,也选择了自己的命运。她虽然终身未婚,却拥有最丰盛的爱。她虽然没有子女,却是许许多多孩子的母亲。心灵有了去处,人生就有了意义和幸福。那是一种使命感,使她有所承担,使她不能停歇,也使她深刻感受到了被人尊敬的那种幸福。


 
上海奉贤区政协 版权所有 | 上海易同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 沪ICP备09069111号
 上海市奉贤区南桥镇解放中路502号8栋  联系电话:021-57420847
建议使用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 7.0以上并以1024*768分辨率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