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建言献策

 
关于健全我区困境青少年帮扶机制和服务体系的建议
 

2017年7月14日  0:00:00   


7月4日下午,区政协社会和法制委员会组织召开我区困境青少年精准帮扶对口协商活动。区政协副主席吴梅参加活动,区政协社法委、港澳台侨委主任吴益红主持会议。区司法局、团区委、区教育局(青保办)公安奉贤分局、区民政局、区禁毒办、区妇儿工委和区思齐社会工作服务中心有关负责同志参加会议。

委员们听取了区司法局、团区委关于困境青少年的工作汇报,并进行座谈交流。区司法局就我区困境青少年精准帮扶情况进行了汇报,并结合困境青少年目前存在的问题提出了相应的对策建议,团区委针对困境青少年现实状况开展了抽样调查,并分析得出了相应的统计数据,为今后更好的开展精准帮扶工作提供了科学依据。委员们认为,在区委、区政府的高度重视下,在相关职能部门的共同努力下,困境青少年的帮扶工作内容丰富,针对性强,我区广大青少年合法权益得到有效保障,生存发展环境进一步优化,在家庭、政府和社会的关爱下健康成长。

但是,也有一些青少年因家庭经济贫困、自身残疾、缺乏有效监护等原因,面临生存、发展和安全困境,一些冲击社会道德底线的极端事件时有发生,不仅侵害青少年权益,也影响社会和谐稳定,是实现“奉贤美 奉贤强”战略目标亟需妥善解决的突出问题。委员们就帮扶困境青少年工作现存问题以及如何健全新形势下我区困境青少年帮扶机制和服务体系积极建言献策,提出了一些意见和建议,现汇总如下:

一、进一步建立健全困境青少年帮扶的工作机制

这些年来,相关职能部门对服务困境群体有很高的热情,采取了多种关爱措施,做了很多帮扶工作,困境青少年群体的成长和发展环境均有一定改善。但是由于部门自身的局限性,往往容易造成帮扶的“失焦”。一方面由于部门间信息和资源的共享性不足,联动协作机制不够完善;另一方面由于服务能力不够强,缺乏系统设计,各种政策法规的系统性和可持续性不够,最终导致服务工作往往各自为政,关爱行动碎片化。委员们反映,部分困境青少年存在帮扶缺失或者帮扶过度集中的情况,尤其是一些思想动态和苗头性、倾向性问题在初期就可以介入,因为没有得到及时的帮扶和疏导,最终发展成不可挽回的局面。

委员们认为区民政局、区教育局、公安奉贤分局、区法院、区检察院、区司法局、区财政局、区人社局、区卫计委、区总工会、团区委、区妇联、区残联等相关职能部门要建立并完善区困境青少年事务工作联席会议制度,形成工作合力;以青少年事务社工、社区综合协管员、就业援助员和村居委干部等基层工作者为骨干,定期对困境青少年开展调查摸底。在摸排困境青少年的同时完成“一人一档”的管理,及时掌握区域内困境青少年的动态变化,按照“一月一更新,一季度一汇总”的要求完善区域内困境青少年的台帐。

各成员单位在困境青少年关爱保护的家庭监护监督指导、摸底排查、教育关爱、强制报告、应急处置、评估帮扶、监护干预等关键环节或工作任务中相互配合、相互支持。结合实际,建立调查研究制度、工作月报制度和工作例会制度等,加强工作协调和优势互补,形成整体推进的工作合力。

二、兼顾困境青少年群体宣传的广度和个体帮扶的深度

青少年时期是人生非常重要的时期,这一阶段比童年期、成年期的人生矛盾更集中,面对生活和成长中的磨难与困境,他们更需要帮助与服务。委员们反映目前的帮扶工作存在两大突出矛盾点:一方面是由于我国当前的政策体系和福利制度还没有对所有青少年、对青少年的所有问题进行全覆盖,困境群体的很多个性化问题未能被全面关注,导致所能获得的社会资源十分薄弱;另一方面某些困境个体由于得到了过度的关注,各个部门轮番前去表达爱心,不仅不利于解决帮扶对象的实际困难,还大大增加了他们的心理负担。

例如,有委员反映某位困境儿童的母亲因经济犯罪入狱服刑,该儿童与奶奶居住在一间车库中,生活较为困难。相关部门为了表示关心,频繁前去看望,并要求合影留底。长此以往,给老人和孩子心理都造成极大的压力,最终不得不选择拒绝相关帮扶。要服务好困境青少年群体,不仅要按照普通青少年的成长规律来尊重他们,更要了解他们的独特需求。如果不能让困境青少年感受到实惠,不能让困境群体真正得到帮助,帮扶工作就成了走秀活动。

对此,委员们认为一方面,要加强对困境青少年群体的宣传,让社会各界力量关注困境青少年的生存状况和需求,以此获得更多的社会资源。考虑到帮扶对象的个人隐私,可以通过评选“最美青少年社工”等其他角度宣传困境青少年帮扶工作,让更多的人参与到帮扶困工作中来。

另一方面,要注重保护受助对象的个人隐私,把困境青少年帮扶工作落到实处,树立“虚功实做、难事长做”的工作态度。委员们认为在服务困境青少年群体方面,要为他们提供主动服务而不是被动服务。困境群体多是弱势群体,常常社会地位较低,利益更容易被侵害。要做好服务,就要先贴近困境青少年,蹲下身来和他们说话,了解他们的所思所想,关心他们最现实的利益问题。我们要尊重困境青少年的主体性,相信他们的自我成长自我教育能力,给他们帮助更多的应该是“授人以渔”而不单单是“授人以鱼”。

应全面完善优化以最低生活保障为基础,各类专项帮扶、临时帮扶、深度帮扶为辅助,社会力量共同参与的社会帮扶综合体系,开展“物质”与“非物质”相结合的精准帮扶工作,努力实现“一个不少、一户不落”的精准帮扶目标。

三、明确牵头部门,加强青少年事务社工队伍建设

青少年事务社会工作专业人才队伍在组织青少年、引导青少年、服务青少年和维护青少年合法权益方面的作用日益突显。目前,我区困境青少年的专业性帮扶工作主要由思齐社会服务中心承担,而目前思齐中心仅有110余名职工,每名社工工作量大,能够提供的帮扶力量十分有限。此外,全区的困境青少年帮扶工作缺少牵头部门,工作分散,帮扶力量和资源得不到高效运作。

委员们认为解决青少年成长发展的困难和问题,必须大力加强青少年事务社会工作专业人才队伍建设,建立健全青少年事务社会工作服务体系和网络,广泛在青少年工作中引入专业社会工作,有效满足青少年的个性化社会服务需求。工作干得好坏,关键在于工作力量,在于人的因素。委员们建议由区司法局牵头,成立联合帮扶中心,按高标准建设区青少年综合事务社工队伍,才能为工作的开展提供人力资源的保障。

关于社工来源,委员们建议从几个方面可供选择:一是由区人社局、区民政局和区财政局联合按照社工招录标准,按照每个镇、街道(社区)1人的标准招录新进社工;二是利用现有每个镇、街道(社区)司法矫治社工资源,按照要求赋予其从事青少年事务的兼职职责,并由区财政联合各镇、街道(社区)、区司法局、团区委给予一定的工作补贴;三是利用镇、街道(社区)现有社工资源,从优选拔1名青少年事务社工专门从事此项工作,由区民政局、区财政局和团区委在一定范围内给予工作补贴;四是由民政局牵头,发挥青少年相关社会组织的作用,从区内现有社会组织中选拔配备或将此项工作作为政府购买第三方服务的形式打包给社会组织,并要求其按相关要求开展工作。

四、规划建设区困境未成年人托养机构,创新优化服务体系

全区530名困境青少年群体中有200名是吸毒对象的未成年子女,68名服刑人员的未成年子女,另外有16.98%的服务对象是属于由老人抚养的即事实孤儿,这部分未成年青少年在人身安全、生活照料、学习辅导等方面存在较大的问题。由于缺乏紧急安全的庇护基地,这部分未成年人得不到有效的安全保护和教育辅导,甚至在成长过程中比一般的青少年更加容易走上违法犯罪的道路。

委员们建议设立专门场所或在区属社会福利机构中设置专门区域,承担困境青少年的临时监护、照料工作,确保监护缺失无亲属承接监护的困境未成年人的集中托养。委员们认为应该建立相关工作机构为责任主体的保护体系,为受虐青少年提供及时有效的干预服务,为生命健康遭受威胁的青少年提供紧急安全庇护场所和服务。

困境青少年的精准帮扶工作是一项综合性的工作,在目前国家没有出台困境青少年救助法,以及我国社会救助制度“碎片化”、“条块化”的情况下,委员们建议要强化和落实基层政府、部门职责,建立健全区、街镇(社区)、村居工作网络,充分发挥群团组织优势,广泛动员社会力量参与,建立健全覆盖城乡、上下联动、协同配合的困境青少年保障工作体系。

此外,还有委员建议应当充分发挥政府、市场、社会作用,逐步完善少年儿童福利机构或社会福利机构少儿部、救助保护机构场所设施,健全服务功能,增强服务能力,满足监护照料困境儿童需要。要积极引导社会资金投入,为困境青少年保障工作提供更加有力支撑;要加强困境青少年保障工作队伍建设,明确工作职责,强化责任意识,提高服务困境青少年能力。

 
上海奉贤区政协 版权所有 | 上海易同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 沪ICP备09069111号
 上海市奉贤区南桥镇解放东路871号  联系电话:021-57420847
建议使用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 7.0以上并以1024*768分辨率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