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提案工作

 
关于发展我区文化创意产业和公共文化创新发展的建议
 

2018年4月2日  0:00:00   


文化创意产业是经济发展到一定成熟阶段以及常规的产品市场与物质消费需求之后,呈现饱和状态之后,无论对产业创新也好,还是文化建设和公共文化发展也好是一种突围,是迈入新时代的一个重要需求。正像十九大报告提出的: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有了更高的要求,这种要求不仅是物质的、硬件的、环境的,更有精神的、思想的、体验的、感受的、参与的。所以文创产业和公共文化的发展,在这样一个背景和需求状态下进一步发展,可以说正当其时也呼唤壮大做强。  

根据市推进文化产业创新发展会议、应市长对做好文创工作的三点指示和具体的一些工作要求,以及《关于加快本市文化创意产业创新发展的若干意见》中的五十条内容,对照区文创办回顾总结和重点推进的工作报告,有几点体会:   

一是认准工作目标,对照工作要求,选好着力点。五十条内容是站在全市角度的一份总体工作部署和任务计划,宏观而又全面。目标清晰、路径明确。作为奉贤除了要做好已经明确的工作任务,应该有所为,有所不为,凭借自身的基础条件和资源优势,来有重点地推进这其中高端文化场馆的建设、文创产业和公共文化的积聚和提升、特色文创专业活动的开展、专业人才和团队的培养塑造、领导干部培训等等,都需要我们在这方面更系统更具体地谋划落实。   

二是瞄准发展重点,实现内引外联,寻找结合点。按照五十条发展目标中的“四个一批”的要求,我们目前虽然做了大量的工作,可圈可点的不少,而且也取得了很好的市场效应和社会的认知,但总体来说公共文化基础还比较薄弱,尤其是一些硬指标文化创意产业增加值占全区生产总值比重,可能在未来五年要达到百分之十五,还有一些难度,另一个角度来看,在这方面也存在着很多的空间。因此在目前政策引导、环境营造、平台构建、品牌塑造和推动下要加快集聚一批重点的文创企业,建设若干特色能力较强的文创园区和公共文化空间,举办有知名度有影响力的公共文化活动。说到底就是要导入相关优质项目,同时利用我区积累的现有优势,积极发挥作用,特别是打造东方美谷品牌效应,做足内功,借助外力,按照三年行动计划确定的重点任务,促进文化事业、乡土文化、公共文化和文化产业的相互作用和融合,形成完整的服务体系、支撑体系和产品体系,形成放大和虹吸效应,同时嫁接各种载体,提升加速度,做全有用功。   

三是找准市场需求,捕捉业态热点,培育突破点。随着东方美谷产业之都、时尚之都、品牌之都、设计之都功能确立和完善,再加上我区的城市形态功能提升,交通基础设施大幅度改善,我区的公共文化市场主体日益扩容活跃。在围绕“四新经济”,特别是文创产业要进一步聚焦,加大培育“专精特新”的团队、打造别具特色的产品,组织高等级的专业活动,做大创意创新的项目和企业,并且形成联动,真正意义上做大做强产业,做优做足事业。系统地、融合地,在城市建设、特色小镇建设和公共文化空间建设、文明素养提升上植入本土文化基因,输出文化精品,打造文化品牌。   

目前奉贤的文化创意产业和公共文化空间到了迭代的时间,许多公共文化空间存在以下三个问题:第一,服务群众单一。很多文化馆、图书馆、文化中心的参与群体,都相对年长,以老年人居多。第二,管理水平低下。有些场馆,当老百姓想去的时候,它已经关门了。有时候它开着门,但是老百姓又没有时间去。第三,服务能效低下。即使投入很多、组织的活动很棒,但是来参与的人却只有那么几个。

但上海的城市公共文化空间和文化创意产业,部分已经进入到了一个更新阶段,更新的趋势有以下三个方面。第一,变得越来越美,出现了越来越多的网红图书馆,像嘉定图书馆,被称为“最美图书馆”。第二,变得越来越小。政府提出了“十五分钟生活圈”,就是一公里之内老百姓能够走到,这样布局之后,会产生更多的公共文化机构和场馆。闵行区江川的城市书坊,由法国建筑师设计,它的面积只有一百多平方米。类似这样的空间,未来在街道里面会越来越多,公共文化空间会变得越来越小。第三,变得越来越融合。传统意义上的公共文化空间不能运营。但是在浦东的碧云社区,有一个“梦空间”。空间里的书籍来自上海浦东图书馆,除了阅读,在这里还可以做简餐和举办小朋友的生日派对。未来公共文化空间的运营思路会发生改变。

在这样一个更新趋势的前提下,对我们传统的文化创意产业和公共文化管理者、运营者提出了挑战。第一个挑战是我们如何来应对各种各样的碎片化空间。因为空间特别多,又不可能成立事业单位,到底该如何管理,如何激发这些空间活力?这些空间有些硬件都很好,但如果我们的软件和服务跟不上,那这个空间,它还是消极空间。第二个挑战是如何让全人群参与。如果一个空间里的人群仅限于老年人,最后服务质量就会越来越低下。党的十九大报告已经提出在文化治理方面要推动创新,在公共文化机构的管理方面也要推进创新,创新的方向就是要社会化、法制化、职能化和专业化,只有这样才能破解这个问题。

通过以下三个方面我们可以破题:

第一、全空间运营。我们运营的不仅仅是体制内的文化馆、文化中心、居委会活动室等空间,还包括一些体制外的空间,所以要引入社会化和市场化的运营。

第二、治理型运作。一个空间如果没有百姓参与,效果势必不好。治理型运作就是文化自治,很多项目、活动、空间,是需要志愿者、文化达人共同去参与的。而这方面的资源我们都不缺,所以我们要把大家发动起来,通过议事规则等形式使大家参与其中。

第三、平台化运作。上海市搭建的“文化云”平台,把各类文化的信息都集聚在网上,将文化的需求、服务和供给,融合到了一块儿,通过“文化云”平台,任何一个人都可以自由去订、去参与文化活动。通过平台化运作,我们服务的人群会更广、更开放。第四,我们看到任何一个市场化领域或社会化领域,都会产生专业的运营机构,例如中国移动是电信运营商,永乐院线是电影院线的运营商,而像慈善商店这样的新业态,也有善淘网这样专业的运营机构。期待在文化创意产业和公共文化这个领域,也有专业的运营机构出现。


 
上海奉贤区政协 版权所有 | 上海易同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 沪ICP备09069111号
 上海市奉贤区南桥镇解放中路502号8栋  联系电话:021-57420847
建议使用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 7.0以上并以1024*768分辨率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