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会议动态  |  图片传真  |  委员建言  |  全会文件  |  会议花絮  |  历届会议
关于加强我区乡土文化保护工作的建议

民进奉贤区支部委员会
区政协文化卫生体育委员会

李春红委员代表民进奉贤区支部委员会、区政协文卫体委员会发言

    我区的乡土文化,主要是指我区的本土文化,包括生成于本区的文化特征和由区外传入后本土化了的文化特征以及它们的综合体。近年来,乡土文化的保护已越来越受到国内外的重视与关注。奉贤,作为上海国际大都市的现代化郊区,有着丰富的物质文化景观和非物质文化遗产,积极探索适合自身特点的现实措施与途径,全面了解我区乡土文化保护的历史与现状,深入分析当前保护工作中的不足与问题,明确今后我区乡土文化保护的对策与措施,对促进我区乃至整个上海文化发展与文化大都市建设具有重要的意义。
    一、我区乡土文化的历史与现状
    我区的乡土文化有两大类,一是物质文化景观。现有历史文物资源包括上海市文物保护单位柘林古文化遗址、华亭海塘,上海市历史风貌保护城镇庄行和柘林;另有19个区级文物保护单位和4个登记保护建筑,具有一定历史价值的文物点共200多处。二是非物质文化遗产。我区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内容丰富,形态多样。通过全区性的普查和论证,有14个项目被列为区级保护名录,有8个项目被列为上海市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滚灯、孙文明民间二胡演奏技艺、鼎丰乳腐酿造技艺和奉贤山歌四个项目被推荐参加国家级保护名录申报项目。
    我区乡土文化保护工作,最早是从对于一些个别民俗文化现象,如民间歌谣、民间曲艺、民间舞蹈的搜集、整理、采录而展开的。20世纪50年代初,上海的一些文艺工作者在党和政府积极提倡向劳动人民学习口号的指引下,纷纷走向郊县包括我们我区进行民歌的采集活动,收集了许多具有浓厚乡土情调的民间歌谣形式。由于当时上海的一些文艺工作者所发起的民歌民风采录活动,主要还是局限于自己专业的范围之内进行,不但规模很小,而且也没有形成一种乡土文化保护的学术自觉。文革期间,由于受极左思潮的影响,我区的乡土文化搜集与整理工作几乎完全处于停滞状态。20世纪80年代以后,在党的改革开放政策的影响下,我区乡土文化保护工作终于迎来了一个繁荣的春天,各种具有我区本地特色的乡土文化形式,如歌谣、故事、传说、曲艺、民间音乐、舞蹈等都得到了较为广泛的采录与保存。特别是在八十年代中期开始的,由政府部门发起与组织的民间文学与民间文艺普查以及集成的编撰工作,对于推动我区乡土文化的保护起到了极其重要的作用。当时,成立了专门负责集成编撰工作的办公室,组织来自文化部门的专业人员投入到对乡土文化的普查、整理与编集的工作中,并先后收集整理了《上海民间音乐集成我区卷》、《上海民间舞蹈集成我区卷》、《奉贤民间歌谣集成》等,滚灯就是在当时普查中被挖掘出来的,后来经过文化工作者的努力,现在已经成为了我区的文化品牌。在这次普查中,文化工作者还发现了流传在齐贤一带的长篇叙事山歌《白杨村山歌》,它的发现曾在当时引起轰动,打破了“汉族无长篇叙事诗”的定论,其艺术价值仅次于《阿诗玛》。
    进入21世纪以后,乡土文化保护事业达到了一个新的历史阶段,在文化部、全国文联与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联合发起的民俗民间文化遗产抢救与保护工程的有力推动下,我区掀起了新一轮的乡土文化保护热潮。2005年10月,区文广局成立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心,组织各镇文广中心有关人员对各镇的乡土文化资源进行深入的调查,并在此基础上编撰了我区非物质文化遗产的目录。为了较好地对一些具有本地特色的乡土文化进行有效保护,近年来对万佛阁、通津桥、继芳桥等重要的民俗文化建筑开展了修缮与改造工作。原来具有典型江南水乡特色的庄行、青村老街也得到了较好的保护。
    近年来,随着市场经济的深化和文化体制的改革,我区的乡土文化保护活动也逐渐体现了多元化、多渠道的特点。尤其是行业博物馆和家庭博物馆的兴起,为我区的乡土文化保护事业的发展起到了相当大的作用。例如包琬蓉京剧服饰收藏馆被评为全国十大民间收藏馆,卫梦强的华亭博物馆以及颇有影响的民间私人博物馆,其藏品从普通老百姓日常生活中最常用的杯碟碗筷到女红针线,极大地弥补了政府开办的博物馆的不足,致使我区的乡土文化保护事业显示了很强的活力。
    二、我区乡土文化工作中存在的问题和主要原因
    以上事实表明,进入21世纪以后,我区的乡土文化保护事业正在向着良好的方向发展。但同时,我们也不能不看到在乡土文化的保护与利用方面还存在着较大差距。我区作为国际大都市的郊区,乡土文化保护、利用的环境和氛围还不十分理想,乡土文化保护还存在着以下两大问题:
    一是传统民俗文化项目消亡现象严重。我区曾经具有丰富乡土文化资源,一些传统的乡土文化项目,如我区的山歌、齐贤的皮影戏、奉城的木雕、刻纸等,都具有深厚的历史传统和浓郁的地方特色,在上海的乡土文化形式中具有一定的代表性。但是近年来,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与城市化进程的加快,这些传统民俗文化的品牌项目受到了严重的挑战,衰落消亡现象十分严重。例如前面曾提及的长篇叙事山歌《白杨村山歌》在“山歌大王”朱炳良和一些老山歌手的相继辞世,现在除了记录文本外,已经无人会唱。类似的还有奉城刻纸,随着民间艺人裴根泉的去世,其技艺和艺术价值已大不如从前。
    二是部分乡土资源缺乏有效管理。近年来,我区的乡土文化保护工作虽然有所加强,但是对乡土文化资源还存在着管理不善的现象。其中颇有代表性的是80年代时期花费大量人力物力搜集编写的民间文艺集成资料,随着集成办公室的撤消而无人专管,损坏、流失现象十分严重。尤其是大量的乡卷本,由于数量大而没有专门的人员负责管理,大都处于无人问津状态。
    造成当前我区乡土文化保护工作仍然存在许多不足与问题的原因,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
    1、缺乏自觉保护意识。在当前还有相当一部分人片面看重城市现代化建设中的经济因素与商业利益,而忽视文化对于社会以及人们思想观念上的重要作用;还有人认为乡土文化土里土气,与现代的生活不入格,无所谓保护不保护,这些观念和思想影响了乡土文化的保护工作,导致乡土文化保护工作尚处于薄弱的状态。
    2、资金投入严重不足。资金投入不足影响到对于一些特色乡土文化品牌项目的扶持。例如具有我区本土文化特色的皮影戏、清音班等等,由于长期没有一定的资金投入对其进行保护与开发,造成这些项目的演出活动日益减少,从业人员青黄不接,至今大都濒临衰落境地。当前我区逐渐形成的一些民间性的乡土文化保护力量,如区收藏家协会、私人家庭收藏馆等等,也大都因为受到资金不足的困扰,很难有所发展。一些私人家庭收藏馆虽然办得很有特色,但是由于资金短缺,致使藏品的数量与质量难以提高,陈列与管理的水平较为陈旧落后,更谈不上馆主自身业务水平的提高以及对于新人的培养。总之,由于受到资金不足的影响,致使许多家庭收藏馆往往面临捉襟见肘、难以维持的窘困局面。
    3、体制机制不够完善。在组织与管理形式上,还是沿袭20世纪50-60年代的做法,将乡土文化的保护工作划分到几个不同职能的部门来进行管理,例如民间故事、民间舞蹈、民间戏曲等民艺方面的保护工作属于文化馆管,民间器用、服饰、居室等民物方面的保护工作属于博物馆管,而一些历史风貌镇的保护工作,又属于规划局管,由于分属不同的行政事业单位进行管理,在乡土文化保护工作上难免存在着各自为政、效率不高、缺乏统一协调等弊病。
    另外,我区还缺少对于民间性乡土文化保护力量的扶植与激励机制。现在我区已经逐渐出现了一些民间性的民俗文化保护力量,但是从总体上看,这些力量仍然处于较为薄弱的状态,难以承担起乡土文化保护事业上的半壁江山,这与我区至今未能形成较为有利于乡土文化保护力量成长的扶植与激励机制有很大关系。例如我区的一些家庭博物馆在功能上起到了弥补政府办博物馆不足,协助政府办博物馆共同承担文化遗产保护工作的作用,但是在政策与机制上,却享受不到与官办博物馆同等的待遇,得不到任何的经费资助,也缺乏优惠政策扶持措施,影响了民间办博物馆的积极性。
    三、对加强我区乡土文化保护工作的建议
    为了更好地开展乡土文化保护工作,我区我区乡土文化建设,现提出几点建议:
    1、利用历史文化资源提升我区乡土文化的地位。上海郊区是上海文化的孕育地。我区拥有许多原生态的历史人文资源和自然资源,要充分利用这些资源来提升我区乡土文化的地位,为丰富我区文化内涵发挥积极的作用。例如我区现存的建于1368年的庄行古镇、极具江南水乡色彩的青村老街、奉城的古城墙,还有一些历史故事等,这些都是我区历史发展的真实记录,也是了解我区的最直观、最生动的平台。建议深入考察和掌握这些资源特色和潜力所在进行定位,加以保护和建设或进行开发性保护,展现我区乡土文化的原生态样。同时,在我区的广场、公共空间雕塑等应当以能体现我区人文历史的人和事物为主,如言子、张弼等,让来奉贤的人了解奉贤,发现奉贤,关心奉贤。
    2、发挥政府在乡土文化保护上的主导作用。乡土文化的保护工作需要有政策、资金上的支持与保障。建议政府部门出台一些相关政策,扶持具有一定历史社会价值的乡土文化的生存与发展,鼓励优秀乡土文化品牌的开拓与创新,加大对于民俗文化保护事业的投入力度,拨出一部分资金用于民俗文化博物馆、民俗文化保护研究所的建造以及对于一些重点的乡土文化团队与个人的扶持。如果条件成熟,政府部门还应逐渐设立有关乡土文化保护的专项基金,以鼓励社会与个人积极参与乡土文化保护事业,激发社会与个人保护乡土文化的热情。
    3、将乡土文化教育纳入中小学的知识教育范畴。学校教育是最具有影响力、最有价值的乡土文化传承方式。文化和教育部门应当组织有关专家教师编写适合中小学生特点的乡土文化教材,让中小学生从小就能接受乡土文化保护方面的教育,养成乡土文化保护方面的自觉意识,鼓励优秀民间文艺如奉贤山歌、齐贤皮影戏、滚灯、孙文明的民间二胡曲等民间文学中的优秀作品“进学校、进课堂”。
    4、将发展旅游业和保护传承乡土文化有机结合。乡土文化资源可以提高旅游的品位,增加旅游情趣,推动旅游发展。建议我区在发展旅游业的过程中将优秀乡土文化资源充分考虑进去,在景点建设中将乡土文化资源适当集中,在旅游景点的介绍中丰富各类历史文化名人、典故传说、民间故事等,增强旅游地的吸引力;在部分旅游景点或旅游节庆活动中展示我区滚灯、齐贤皮影戏、山歌对唱等民间歌舞包括部分风俗礼仪等,将乡土文化资源和旅游有机结合,相互促进。
    5、完善政府管理体制并制定促进保护的激励机制。要从有利于乡土文化保护的基本原则考虑,进一步完善政府的管理体制,将相关部门分管的乡土文化管理职能调整到文化部门来主管,规划、建设等相关部门协管,以有利于乡土文化保护、建设、管理的统一、协调和有序开展。同时,要制定有关的激励政策和扶持措施,鼓励民间力量参与乡土文化的保护,对现有的民间博物馆以及对乡土文物收藏保护的行为,政府应给予相应的精神鼓励和必要财力支助,以充分发挥民间在保护乡土文化方面的优势和活力,推动我区乡土文化保护工作的开展,使我区传统文化得以传承和发展。


本网站建议使用IE5.0以上版本,800*600显示器分辨率,增强色16位
上海奉贤区政协委员会主办  上海易同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