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会议动态  |  图片传真  |  委员建言  |  全会文件  |  会议花絮  |  历届会议
关于进一步促进我区农民增收的几点建议

农工党奉贤区总支部委员会

孙卫平委员代表农工党奉贤区总支部委员会发言

    党的十七届三中全会《关于推进农村改革发展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提出要加强农业基础、增加农民收入、保障农民权益,大力推进农村改革创新。市委九届七次全会《关于贯彻落实<中共中央关于推进农村改革发展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的实施意见》,提出要站在6000平方公里的全局,加快形成城乡经济社会一体化新格局。区委也就贯彻中央和市委全会精神提出了推进农村改革发展的实施意见,对我区农业振兴、农村发展和农民增收工作作出了具体部署。
    我区是郊区农业大区,历届党政班子高度重视“三农”工作,把农民增收作为重要工作加以谋划,制定了各项政策措施,使农民的收入逐年增长。至2008年,本区农民人均收入达到10800元,连续五年增速均超过10%。实现了农民收入持续稳定增长,收入结构逐步趋向合理的目标。但是,从农民增收的趋势看,政府补贴等托底政策已成为农民收入的重要保障。而工资性收入已经增长乏力、经营性收入逐年下降、财产性收入渠道较窄、保障性收入尚未形成制度性安排,农民如何持续增收成为当前不得不面对的现实问题。
    一、当前我区农民增收面临的主要问题及原因
    (一)宏观环境和就业能力对农民就业造成双重压力
    受金融危机等宏观环境影响的压力短期内难以化解。我区农民收入70%以上来自二、三产业,工资性收入与区域经济发展关联度增大。1997~2001年,受东南亚金融风波、乡镇企业改制等外部环境影响,农民收入年均增幅为3.86%,其中1999年仅1.37%。2008年10月以来的金融危机影响仍旧存在,农民就业面临的外部环境压力短期内难以化解。
    同时,随着产业结构调整加快,就业岗位对劳动力素质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已转移出去的农村劳动力受学历、技能等因素制约,就业稳定性较差,受外来农民工就业冲击大。新增非农就业岗位中,退岗再就业的占绝大部分。尚未转移的农村劳动力受年龄、体质、技能以及就业观念等因素的影响,转移就业难度逐年加大。
    (二)农业效益降低和收益分流影响农民家庭经营性收入
    1、“农资涨元、粮食涨分”的现状难以改变。据农业部门反映,1996年水稻收购价格就是1.03元,14年后的水稻收购价格仍然是1.03元;化肥等农资价格却逐步上涨,仅尿素每包就从40多元涨到200多元、增长5倍多。从1996年开始,农民从农业中得到的收益逐年下降,目前仅来源于政府对农业的各种补贴收入。因农资、机耕收割等服务费上涨,政府政策性物补中间环节截留过多,稀释了政府各种补贴。
    2、农业产值增加与农业收益减少的矛盾依然存在。根据统计年鉴资料反映,1981年原奉贤县农业总产值为3.69亿元,1996年为20.24亿元,2008年全区达到36.35亿元;但农民的经营性收入在1981年为69元,1996年达到1190元,此后逐年下降,2008年为700多元。农业产值增加与农民收益减少的主要原因是农业收益出现分流:一是经营性收入向工资性和财产性收入转化;二是外来农民分流了农业的部分增值效益;三是农民参与流通环节较少,市场营销能力弱,收益被摊薄。
    (三)城乡之间和农民群体之间收入的差异继续拉大
    1、城乡居民收入差距呈现继续拉大的趋势。据统计资料,城乡居民收入差距由1980年的1.5倍已扩大到2008年2.3倍;城乡居民收入绝对差由1980年的200多元扩大到2007的15000多元。从收入结构分析,工资性收入差距逐年拉大,2008年达到2.3倍;转移性收入差距逐年缩小,但2008年仍有3.6倍的差距。
    2、低收入农户还占农户总数的一定比重。2008年,本区农民家庭人均可支配收入达到1万多元,但5000元以下农户家庭仍占到农户总数的11%以上,三分之二以上为独居老人或双老人家庭。
    3、低收入群体中,以“4050”农业人员生活最为困难。农村青壮年劳力基本上都外出就业或务工;老年农民能够领取一份养老金和享受土地收益;残疾农民能够享受养老、医疗缴费减免和一定社会救助;但“4050”农业人员却处于政策“夹心层”。
    二、进一步促进农民增收的若干建议
    推进城乡一体化关键是要增加农民收入,逐步缩小城乡居民收入的差距,这是统筹城乡发展必须要解决的问题。当前,政府促进农民增收关键是创新工作机制、突出工作重点、形成长期有效的制度。因此,在制度上,就是要坚持城乡统筹发展;在方式上,“输血”和“造血”不可偏废;在抓重点上,把促进低收入群体增收作为政府促进农民增收的工作重心。为此,提出几点建议:
    (一)制定并组织实施农户增收工程三年行动计划,形成全面系统促进农民增收的政策措施。成立由区领导挂帅,农办、农业、人保、民政、环卫、教育、卫生、统计、财政等部门组成的农户增收工程三年行动计划领导小组,研究制定农民增收工程三年行动计划,全面系统地研究制定农民增收的各项方案、具体措施和责任主体。重点研究制定低收入农民群体增收的政策措施,确保人均年收入5000元以下低收入农户通过三年行动计划的实施,实现年收入万元以上。
    (二)拓宽农民就业援助领域,突破农民就业瓶颈。以职业学校和田头学校为载体,继续开展农民劳动技能培训,提高农民就业的技能。要拓宽对接受农民就业的财政援助领域,除了继续实施对非农产业就业的援助外,对农业合作社、“农家乐”经营场所、“田头超市”、农业产业基地等务农组织和社区手工艺作坊等也要给予积极支持与政策援助,使更多的高龄、低文化、低技能农民获得工资性收入。
    (三)组织实施农民各项财产权益的确认工作,增加农民财产性收入。实施农民的所有权、经营权等确权工作,对农民的宅基地使用权、房屋所有权、土地经营权等进行确权,使其成为农业生产交易的一份要素,并通过正在建立的农业产权交易市场进行交易,盘活农民的存量资产,确保农民利益获得的最大化,确保农民从自有财产权和经营权上获得长期收益。
    (四)深化农村宅基地使用制度改革,增加农民宅基地补偿收益。研究并完善金汇镇百曲村农居改造的模式,深化农村宅基地使用制度改革,通过引进投资商进行农居改造,让农民得到长期的租金收益;也可通过建立农民宅基地补偿机制,对农民在新建住房时的宅基地置换多余面积进行定期补偿,让农民获得宅基地补偿收益。
    (五)完善“养老退包”制度,试点推广“养老转包”模式。以承包经营权性质不变和农民自愿为前提,在有条件的镇(开发区)通过“流转费收入+养老收入”的方式促进老年农民土地承包经营权向农业合作社和规模经营户流转,实现农业生产规模经营,并利于直接增加农民的收入。
    (六)实施老年农民养老金补贴办法,并逐步实行新农保制度。研究设定全区统一的基础养老金最低标准,在此基础上,设定按年龄段的基础养老金标准。对制度前老人,按区基础养老金标准发放养老金;对制度后老人,采取缺龄补足办法纳入新农保制度,享受区基础养老金;不愿补缴的,享受本区统一的基础养老金最低标准。
    (七)稳步推进城乡低保统筹制度,切实提高农村不可扶对象的低保水平。在经济状况相对较好的镇(开发区)对特殊人群试行城乡低保统筹制度,对完全丧失劳动能力等不可扶农村低保对象实行城乡一体的低保扶助政策。在难以实施城乡一体低保标准的镇(开发区),要有计划逐步缩小城乡低保标准差距。要逐步试行农村医保制度向城镇医保制度过渡,进一步提高农村医保的报销比例和扩大报销的范围。
    (八)完善农民增收统计指标体系,并建立考核评价机制。在执行现行农民收入统计指标的基础上,要增加农业户籍人员收入统计、低收入农户家庭收入统计以及农村居民收入的跟踪统计,以利于更加客观、全面地反映农民增收的成果。必须建立农民增收考核评价机制,并将其考评结果作为镇(开发区)领导班子和领导干部年终考评、奖励、使用的依据之一。


本网站建议使用IE5.0以上版本,800*600显示器分辨率,增强色16位
上海奉贤区政协委员会主办  上海易同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