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会议动态  |  图片传真  |  委员建言  |  全会文件  |  会议花絮  |  历届会议
关于妥善解决我区基督教活动场所权证问题的建议

奉贤区政协民族和宗教委员会

    2009年1月召开的上海市政协十一届二次会议上,市政协宗教界的委员提出了“关于推进解决本市基督教活动场所权证不齐问题的建议”的第0671号提案。市民宗委决定把我区作为推进解决本市基督教活动场所权证不齐问题的试点区,并于2009年8月4日在我区召开了“奉贤区基督教房地产权属工作协调会议”,提出了试点解决问题的工作要求。为了妥善解决我区基督教活动场所的权证问题,我委协助区民宗办对全区基督教活动场所的权证情况开展了一次全面的调查疏理,并进行了具体分析和思考。
    一、本区基督教房地产使用情况
    目前,奉贤区基督教两会共有24个活动场所(21个教堂,3个活动点),教职人员30名,信教群众约2万名。24个基督教活动场所合计使用土地46293.41平方米(其中持有《土地使用证》面积4370平方米,约占10%),合计建筑面积30391平方米(其中持有《房屋所有权证》面积2636平方米,约占0.9%)。
    二、我区基督教房地产使用中存在的问题
    (一)大多数基督教活动场所没有房地产权证。据调查,全区24个基督教活动场所中,只有奉城耶稣堂、平安耶稣堂、农展耶稣堂、朱新耶稣堂、光明耶稣堂、陆厍耶稣堂等6个活动场所持有部分土地的《土地使用证》,南桥耶稣堂、奉城耶稣堂、柘林三一堂、长堤耶稣堂、平安耶稣堂、农展耶稣堂、朱新耶稣堂、光明耶稣堂、陆厍耶稣堂等9个活动场所持有部分房屋的《房屋所有权证》。
    (二)房地产权证已不能反映基督教活动场所的现实情况。南桥耶稣堂、奉城耶稣堂、庄行真光堂、柘林三一堂、长堤耶稣堂、平安耶稣堂、农展耶稣堂、朱新耶稣堂、光明耶稣堂、四团耶稣堂、陆厍耶稣堂等基督教活动场所的《房屋所有权证》上记载的建筑面积或《土地使用证》上记载的用地面积,由于历经改扩建,实际建筑面积和用地面积已经不能反映基督教活动场所房地产的现实情况。且有不少基督教活动场所的《房屋所有权证》、《土地使用证》并不与现在的教堂在同一位置。
    (三)个别基督教活动场所虽然没有房地产权证,但持有当时政府部门同意使用、建造的文件材料。南桥耶稣堂、齐贤耶稣堂、恩光耶稣堂、四团耶稣堂、青村耶稣堂、钱桥耶稣堂和洪庙耶稣堂虽然没有取得房地产权证,但他们的建设过程中都曾经分别得到了当时县、镇政府及有关职能部门同意建设或有关房地产权属的文件材料。
    (四)没有房地产权证的我区基督教活动场所用地性质复杂。归纳所有没有取得完全房地产权证的基督教活动场所的用地性质来看,主要混杂有以下七种情况:一是已经办理了土地征用手续,但因手续不全未能办理房地产权证。如:南桥耶稣堂。二是农村废弃的原生产队仓库、牧场。如:金汇耶稣堂、庄行真光堂、青村耶稣堂、洪庙鸿恩堂、胡桥聚会点。三是农村信徒奉献的宅基地、自留地。如:平安耶稣堂、农展耶稣堂、光明耶稣堂、邵厂耶稣堂、钱桥耶稣堂、塘外恩门堂、邬桥聚会点、星火聚会点。四是农村生产队的非耕地(杂边地并填平小河、滩涂)。如:柘林三一堂、朱新耶稣堂、西渡永生堂、头桥蒙恩堂、陆厍耶稣堂。五是废弃的原农村学校用地。如:恩光耶稣堂、齐贤耶稣堂、六是原乡镇企业的厂区用地。如:四团耶稣堂。七是生产队农用耕地。如:长堤耶稣堂。
    三、我区基督教房地产权问题产生的原因
    从我区基督教房地产权证情况的分析来看,问题主要是由于历史的原因形成的:
    (一)宗教活动场所建设管理制度相对滞后
    1999年,市计委、市民委、市宗教局联合发文《关于加强宗教系统建设项目管理的若干意见》,规定“凡涉及宗教活动场所的建设,须由相应的市级宗教团体向市宗教事务部门提出申请”,以规范本市范围内宗教系统基本建设项目管理。但据调查,我区的24个基督教活动场所中,有23个建成于1999年之前,普遍存在着违规用地、违章建筑等问题。
    (二)宗教活动场所的“落政”工作不规范
    据《奉贤县续志》记载:1949年,奉贤县境内共有大小基督教堂22所,解放后至“文化大革命”期间,大部分基督教堂被拆除。1982年起,随着党的宗教政策逐步落实,奉贤境内的基督教也逐步恢复活动,至2001年形成了22个基督教堂和5个活动点。由于历史的原因,解放初奉贤县境内的22所基督教堂并没有办理《土地使用证》和《房屋所有权证》,因此,在落实党的宗教政策的过程中,出现了两种“落政”方式:一是由县宗教主管部门、当地镇(乡)政府、县基督教三自爱国会三方协议“落政”;二是由县基督教三自爱国会与当地镇(乡)有关部门(村)协议,经县宗教主管部门、当地镇(乡)政府鉴证。这些“落政”工作都不够规范,因此形成了现在的历史遗留问题。
    (三)政府职能部门不按协议办事,管理工作不够到位
    《上海市城市房屋拆迁管理实施细则》规定:“确需动迁的,拆迁人应按原拆原建的原则,移地重建”。《上海市宗教事务条例》:规定“因市政建设确需拆迁宗教活动场所的,拆迁人应当与市有关宗教团体协商取得同意,并征求市宗教事务部门的意见后,按照原有建筑面积重建或者给予相应的补偿”。但在实际操作中,有关政府及职能部门存在不按照协议落实相关事项的情况。与此同时,政府职能部门对基督教活动场所的违章建筑问题也同样存在着怕伤害宗教感情和管理不到位的情况。
    (四)宗教团体法制意识薄弱,没有按照法律、法规办理相关手续
    区基督教两会有关人员法制意识薄弱,认为:既然有政府同意建造基督教堂的批文就可以造教堂,有没有产权证“无所谓”、“办证不容易,还要付钱,没有证照样可以使用”、“如果遇到动迁,政府不可能不给教会补偿”等错误想法,没有主动地依法按规定去办理相关的房地产权证手续。
    四、妥善解决我区基督教活动场所房地产权证问题的建议
    鉴于我区基督教活动场所的房地产情况比较复杂,为了妥善解决我区基督教活动场所房地产权证问题,特提出如下建议:
    (一)统一思想,形成依法解决我区宗教活动场所房地产权证问题的共识
    “民族、宗教无小事”。宗教活动场所产权证问题如果长期得不到解决,必将影响到政府对宗教事务的管理,影响到宗教领域的和谐,影响到社会的稳定。依法解决宗教活动场所的房地产权证问题,是贯彻科学发展观,落实党的宗教政策的需要;是政府依法管理宗教事务,保护宗教团体合法权益的需要;是加强城乡建设管理,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的需要。政府各有关部门应当统一思想,形成依法解决本区宗教活动场所房地产权证问题的共识。
    (二)实地调查,准确界定我区每个基督教活动场所的土地及建筑属性
    由于我区基督教活动场所大多都存在着违规使用土地、违章建筑等问题,对这些问题进行定性、定量的统计与分析是解决问题的基础。可由区基督教两会提供全区基督教活动场所土地、建筑情况资料,区规划和土地管理局根据区基督教两会提供的房地产情况资料,派人进行实地调查核实,准确界定我区每个基督教活动场所的土地及建筑的属性,为后续工作奠定基础。
    (三)具体分析,为每个有条件解决问题的基督教活动场所制定工作方案
    1、对持有《土地使用证》和《房屋所有权证》,但已经向周边进行了改扩建的基督教堂,如:奉城耶稣堂、平安耶稣堂、农展耶稣堂、朱新耶稣堂、光明耶稣堂、陆厍耶稣堂。可允许他们向政府测绘部门申请测绘并划出“现状图”,视占用土地性质向政府规划土地管理部门办理重新审批手续。
    2、对持有《土地使用证》和《房屋所有权证》,因市政动迁或经基层政府同意而迁建它处的基督教堂,如:庄行真光堂、四团耶稣堂。可允许他们凭当时的动迁协议或批文,向政府有关部门办理置换手续。
    3、对持有《房屋所有权证》但没有《土地使用权证》,且进行了改扩建的基督教堂,列为“历史遗留问题”来解决。在明确耶稣堂用地权利人(无争议)的前提下,允许他们向政府测绘部门申请测绘并划出“现状图”,向政府规划土地管理部门办理重新审批手续。如:柘林三一堂、金汇耶稣堂、长堤耶稣堂。
    4、对没有房地产权证但持有使用国有土地协议文本的基督教堂,如:齐贤耶稣堂、恩光耶稣堂、四团耶稣堂。允许他们办理相应的土地使用划拨手续。
    


本网站建议使用IE5.0以上版本,800*600显示器分辨率,增强色16位
上海奉贤区政协委员会主办  上海易同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