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会议动态  |  图片传真  |  委员建言  |  全会文件  |  会议花絮  |  历届会议
非公经济在用工方面的合法权益应当得到维护

 

李政远委员代表民革奉贤区委员会发言

 

      非公经济作为我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在促进经济发展、提供就业机会方面起到了十分重要的作用。目前我区的非公经济企业有近9万户,创造了56万多人的就业,全区95%的税收来自非公经济。随着《劳动法》和《劳动合同法》的颁布实施,社会保障体系逐步完善,员工权益保障制度日趋完善。但在完善员工权益保障的同时,我们也不能忽视企业在用工方面的合法权益。据奉贤区劳动仲裁数据表明,我区非公企业在用工方面遇到的纠纷日益增多,年平均达2000余件(尚未包含基层调解案件)。而其中,企业作为无错方的比例在逐年上升,企业在用工方面已经成为弱势群体,严重影响地区经济的健康发展,应该引起政府相关部门的关注。

      一、目前我区非公经济企业在用工方面存在的主要困难

      1、人力资源成本增加,企业招工难

 政府每年出台政策调整职工最低工资标准,加大员工工资上涨幅度,同时也相应增加了企业成本。同时,随着近几年各地“用工荒”的出现,本地化就业趋势越来越明显,中西部和沿海其他城市也出现劳动力短缺。新生代务工者在追求高工资的同时,更多寻求生活上的满足,而平常的生产劳动所得与其所期待的物质需求又有较大落差。这批员工逐渐缺失了第一代务工者的勤劳、艰苦朴素的精神,不愿从事一线岗位工作。

      2、员工缺乏契约意识

      由于《劳动法》及相关政策过多强调维护员工的权益,而没有员工违反《劳动法》应受制约的措施,导致员工辞工随意性大大增加,企业不得不支出相应的费用。企业与员工所签订的用工协议对员工没有实际约束力。不少企业都遭遇类似问题:辛苦几个月到1年,花大量人力物力培养了一个熟练工,仅仅12个月跳槽到其他同类企业(他可以以熟练工的身份在新企业拿更高的报酬),双方之前签署的劳动协议对其根本无法制约;此外,还有员工故意拖延签约时间造成企业实际过失。对于员工,特别是新员工,违约成本过低,相关部门也对其违约行为进行监督、惩戒缺乏有效手段。

      3、“黑代理”的存在及少数员工不合理诉求

      员工与企业的很多纠纷,被部分专职的“黑代理”所利用,提起不合理甚至是恶意的诉求。当事人由于对法律法规等知识的匮乏,盲目听从“黑代理”意见,提出过高的诉讼要求,激化矛盾,增加企业负担。此外,有少数员工过度强调自我权益保护,利用企业用工上的失误和法律法规的漏洞,提出不合理的诉求,获取企业补偿。

      4、相关部门出于弱势群体保护的考虑

      由于受传统观念的影响,企业与员工之间往往把员工作为弱势群体。在许多案件的判罚尺度上,尤其一些模棱两可的取舍上,习惯性会更多偏向员工,而企业也往往不愿意为个别员工而牵涉企业更多的精力,只能息事宁人默认这类判罚。现实中也会导致“依法办事”只是理论上的说法,“会哭会闹”必定是实际利益的获得者。

     二、关于如何维护非公企业在用工方面合法权益的几点建议

      1、继续加快实行工资集体协商制度

通过工会或经过民主选举产生的职工代表与企业代表,依照国家有关法律、法规、政策规定,就企业内部工资分配制度、工资水平及其奖金津贴的分配和其他与履行合同有关权利义务等事项进行平等协商。通过工资集体协商制度调动员工积极性,给予员工和企业同等的利益分配权利和相对应的义务,增加员工归属感和责任感。

      2、鼓励企业重视并建设好工会组织,增强工会在员工中的影响力

目前多数企业已经建立工会组织,但其中一些形同虚设。而实际上,一个良好运行的工会组织可积极参与企业的民主管理,既能起到维护员工合法权利的功能,也能起到企业与员工沟通的桥梁作用。作为企业与员工沟通平台,员工可通过工会监督、规范企业在社会保障等方面的职责义务,企业可通过工会加强对员工的约束力。此外,工会可以负责组织开展劳动竞赛和群众合理化建议活动,增加员工凝聚力,促进生产管理,提高企业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对于建立工会条件暂不成熟的企业,可考虑先建立“职工代表委员会”等类似机构行使相关职能。

      3、建立员工信用档案,并逐步完善员工诚信体系

      根据建设“服务政府、责任政府、法治政府、廉洁政府”的要求,改进政府提供公共服务的方式。政府有关部门应当建立“员工信息档案”,要求企业把与员工签订的劳动合同报政府有关部门备案,把企业所签订劳动合同的员工全部进入数据库,随时掌握了解员工违反劳动合同的情况,及时提醒新的用工单位。

     4、完善现有社保政策,兼顾企业、员工利益

      按现行政策规定,企业应为员工缴纳其工资总额37%的社会保险费。根据2012年缴费最低标准2599元,企业需为员工缴纳三金为961.7元,即便是外来非城镇户籍员工,企业按其最低基数1949元,也需缴纳555.6元;而员工个人缴纳为286元(外来非城镇户籍员工个人缴纳为175.5元),上海最低工资为1450元,其占比将近20%。在调查中发现,很多外来务工人员对社保意识淡薄甚至不认可,特别是年轻的外来务工人员,他们不愿意在本身就不高的工资中拿出约10%20%的收入来缴纳社会保险。对他们而言,在上海打工是暂时性的,过几年就会回去,现在缴纳的社会保险不知道何时再能享受到。建议政府有关部门要以人为本,创新社会管理,对这类情况加强宣传、深入调研,结合实际情况,制定出更切合个人需求的实施细则。


本网站建议使用IE5.0以上版本,800*600显示器分辨率,增强色16位
上海奉贤区政协委员会主办  上海易同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技术支持